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长葛卫浴 >> 正文

唐山钢铁梦醒时分

日期:2015-1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唐山钢铁梦醒时分

    作为河北省十大支柱产业之首的钢铁业,正在从“大跃进”的狂潮中渐渐清醒过来。2004年国家宏观调控降临在钢铁业头上的疾风暴雨,尽管对许多企业来说意味着苦涩和无奈,但也迫使这个行业不得不进入痛苦的忍痛割爱和自我调整。这一过程饱含着机遇和风险,河北钢铁业连续数年垄断国内霸主地位的风光还能否得以延续,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A 复苏的迹象    在唐山,唐钢出来的人看上去充满自信,尽管在唐钢的周围密布着20多家小钢厂在和它争夺客户,但唐钢人依然可以自豪地指着厂区内排着长队等候拉货的卡车向参观者宣称,“看,唐钢的产品一直都是市场上的宠儿。”    但这种自信在几个月前却遭到了极大的挑战。今年4、5月份宏观调控最严厉的时候,唐钢这个在国内排名第六的钢铁企业蒙受的损失超过5000万,甚至有人对企业未来命运发出了困惑———“公司已到了能否生存的关键时刻。”    10月21日上午,记者在唐钢参观时,几个月前的悲观和困惑已经不见了,拉货的卡车又排成了长龙,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行情不错,一吨能赚800元了。”    记者所参观的唐钢第一炼钢厂是国内第一个转炉炼钢厂,始建于1943年,对这一老厂的改造是唐钢实施“三步走”整体提升战略的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一步。目前,这个厂的炼钢设备都是来自国内外的先进机器,一位姓何的厂长表示今年他们有信心完成350万吨热轧板材的生产量。    唐钢副总经理徐向启现在对自己的产品充满信心,“在唐山,我们是惟一的一家国有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一家,唐钢的产品无一例外地都是供应重点工程的。”    但这种信心需要一个前提,“现在,市场的平稳发展是最重要的,前几个月的钢材市场大萧条对于唐钢这样的大企业还能勉强度过,但要是再来一次的话,对整个市场都将是个致命的打击。”    对未来宏观调控的走向,徐向启表示自己不愿妄加揣测,但他较为肯定的一点是,发生在4、5月份的钢铁业大萧条应该不会再上演了。    对于以钢铁业为支柱产业的唐山来说,在这一轮调控中承受的代成功合并重组,半年多来,这种合并没有对三家企业产生任何裂痕,肖宝进认为这种合作的积极意义超过了原先的估计,“现在国丰的产能达到了400万吨,在唐山仅次于唐钢,实力的壮大让我们可以更好地整合资源,根据市场走向加大内部调整。”    D 迁安的选择    10月20日,迁安联合钢铁集团理事长李彦军特意叮嘱记者说,“别叫我董事长,我是理事长。”后来记者才得知,李的另一身份是迁安市经济贸易局局长。    原来,这个有些“奇怪”的钢铁集团是迁安的15家民营钢铁企业在去年成立的一个松散型集团,也是当地政府极力推动下的产物。    在唐山的钢铁业,迁安无疑具有特殊的地位,在迁安的地下埋藏着超过27亿吨的铁矿,这些储量浩大的铁矿石,给迁安钢铁业的发展提供了资源保证,同时,首钢在迁安的落户也使得当地提出“钢铁迁安,中等城市”的口号有了更实际的内容。    “在迁安,首钢是龙头,但我们自己还有为数不少的钢铁企业,与首钢形成协调发展的共赢局面,是我们成立这个联合集团时考虑的重点。”    基于这些考虑,李彦军开始极力推动当地民营钢铁老板们联合起来,最后,他亲自出任联合集团的理事长,使这一联合体笼罩上了一层半官方的色彩。    “现在,我们有了集团理事会,老板们也经常坐在一起共谋战略合作与发展。但它还只是这些民企走向联合的第一步,在形式上非常松散,目前还基本上各干各的。”但李彦军认为随着企业的壮大,加强联合的呼声将会越来越响亮。    E 走向联合的第一步    7月16日,唐山钢铁工业协会成立,这被认为是唐山地区钢铁企业走向整合进程的信号。    这个由唐钢董事长王天义任首任会长,当地30多家钢铁企业参与进来的行业协会,被认为是当地政府极力鼓动下的产物。    但在唐钢内部人士看来,对唐山钢铁业的整合绝非一日之功,而这个责任全部落在唐钢头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虽然唐钢是唐山地区的“老大”,唐钢的目的却不是当一个区域性的钢铁大王,它的着眼点更多还是全国钢铁行业的变化。整合的另一难点在于,唐钢是冀东地区惟一的一个国有钢铁企业,面对周围一大群的民营和外资钢铁企业,唐钢的整合将充满艰辛和挑战。    “对唐钢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与首钢的合作,在曹妃甸的项目合作,现在双方已达成共识,全部股份中首钢占51%,唐钢占49%,如果顺利的话,这将成为唐钢实现历史跨越的一大步。”(财经周刊)

友情链接:

蹇人上天网 | 北京组乐队 | 济宁不干胶印刷 | 喜帖日期怎么写 | 济南市中区地图 | 银河底板 | 地理拼图